Latest Post

心情随笔画面中的感慨 心伤相随发说说的图片配图探究

一、哪怕是最没有希望的事情,只要坚持去做,到最后就会拥有希望。

二、有多少人都幻想着,在最适合的年纪,穿上最美的婚纱,嫁给最稳妥的人,但现实往往却是,在怀孕后,挺着大肚子穿上婚纱,还没考虑清楚却已为人妇。

三、由男人的眼光看,一个太依赖的女人是可怜的,一个太独立的女人却是可怕的,和她们在一起生活都累。最好是既独立,又依赖,人格上独立,情感上依赖,这样的女人才是可爱的,和她一起生活既轻松又富有情趣。——周国平

四、任何经历,都是一种积累。人生宛如一片果树林,等待我们去做一次次无法重复的决择,摘下属于自己的果实,没有回头的机会。每个人都知道,若想取得成功,无疑要做一个明智的选择。通过比较,尽可能地为自己选择一条好的道路,摘到最大的果实!

五、害怕春风再将记忆吹绿,害怕斜阳耻笑我的孤陋。如今那湖泊仍荡漾着碧波,那轻舟又在开始着别人不朽的传说,而我们的爱却永远留在冬季被大雪覆盖,留下一道遗憾和伤痕。错乱了湖面的平静,激怒了浪花的安逸,如枯死的残叶随风而遇,最后我的心被遗弃了路平,在一个无人路过的角落,伤自残、自忧自亡……

六、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起,你一定要骗我,就算你心里有多么不愿意,也不要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。——《东邪西毒》

七、最糟糕的一种感觉是,你无法爱上别人,只因你依然留恋那个伤害你的人。

八、一个人只要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,找到最适合于自己的生活,一切外界的与热闹对于他就的确成了无关之物。 你的身体尽可能在世界上奔波,你的心情尽可以在红尘中起伏,关键在于你的精神一定要有一个宁静的核心。有了这个核心你就能成为你奔波的身体和起伏的心情的主人。——周国平

九、何必向不值得的人证明什么,生活得更好,乃是为你自己。

十、梦想和自由一样,都有代价,但都值得。

十一、有天你会发现,当初选择这座城市搬到那座城市最令你感动的,不是选择了某个人或某份工作,而是那种敢于改变生活方式的勇气。

十二、你真的介意真的在乎真的想要真的渴望的话,你一定能够做到的。什么事情都没有想象的那么难。但,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都清醒的做到,这很难很难。决定命运的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大大的机会,而是每一分钟里你做的一个微小的选择。所有的差别就只在那一分钟里。

十三、想想自己的错,会忘却别人的过。

十四、没必要和命运争吵,顺其自然才彼此相安。成功的路径不止一条,不要循规蹈矩,更不要冥顽不化,此路不通,不妨换条路试一试。

十五、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,只要走的方向正确,不管多么崎岖不平,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。

十六、我们总是习惯去伤害离自己最近的人们。因为我们的能力也只限于伤害那些身边的人。所以,谢谢你能够这样的忍耐我。

十七、如果我们能够勇敢地爱,勇敢地去原谅,能慷慨地因为别人的幸福而快乐,能够聪明地知道我们周围有足够的爱,那么我们就完成其他生灵从未知道的完整。

十八、人生苦短,何必在乎太多。岁月就象一条河,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,右岸是值得把握的青春年华,中间飞快流淌的,是年轻隐隐的伤感。世间有许多美好的东西,但真正属于自己的却并不多!

十九、人生的幸福,需要平常心去承载。太阳每日升起,每日落下,一个人的一生能看到几次日出日落的景致?因此就要珍惜,决不虚度光阴。要每日都过得充实、有意义,有益于人,也有益于自己!

二十、活到现在,拿得起放得下的只有筷子!

二十一、你生活在别人的眼神里,就迷失在自己的心路上。

二十二、真实人生中,我们往往在大势已定无可更改时,才迟迟进场,却又在胜败未分的浑沌中,提早离席。

二十三、对一个女性最有害的东西,就是怨恨和内疚。前者让我们把恶毒的能量对准他人;后者则是掉转枪口,把这种负面的情绪对准了自身。你可以愤怒,然后采取行动;你也可以懊悔,然后改善自我。但是请你放弃怨恨和内疚,它们除了让女性丑陋以外,就是带来疾病。

二十四、难过了悲伤一下没关系,想哭了哭一下没关系,心疼了疼一下没关系,一个人孤单一下也没关系。给时间一点时间,一切都会过去。

二十五、心事是很难隐藏的,把嘴巴捂住,它就会从眼睛里冒出来。

二十六、有错过,才会有新的遇见。缘分就是,不早不晚,恰恰刚好。

二十七、生活总不完美,总有辛酸的泪,总有失足的悔,总有幽深的怨,总有抱憾的恨。生活亦很完美,总让我们泪中带笑,悔中顿悟,怨中藏喜,恨中生爱。人之所以不幸福,是因为不懂得知足。幸福其实就是一种期盼,一种心灵的感受。只要用心去发现、用心去感受,就会发现幸福其实一直在身边。

二十八、我们长大,我们成熟,我们被遗弃在城市的角落,的忙碌着各种各样的工作,无奈的接受各种各样的应酬,无论成功与失败都填不了夜晚的那份孤单。生活就是这样,我们总是在无奈中成长。

二十九、与错的人相遇,少时多青涩,晚来多寂寞。与对的人重逢,少时是金风玉露,晚来则是灯火阑珊。——雪小禅